简体版| 繁体版
支持IPv6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专题专栏 > 致敬·2021清明祭英烈 > 英雄事迹

革命烈士霍建很事迹

2020-03-31 11:45     来源:来宾市公安局
分享 微信
微博 空间 qq
【字体: 打印

个人简介

霍建很(1965-1995),1985年7月参加公安工作,历任民警、副所长、所长。二级警司。大专文化程度。1995年3月17日,被来宾县委、县人民政府授予"人民忠诚卫士"称号,被中共柳州地委、柳州地区行署追授"桂中人民的好儿子"称号,1995年10月被公安部追授为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称号。

来宾县石牙乡,是桂中地区赌博、迷信等违法犯罪活动较为猖獗、治安形势较为严峻的贫困山区。1994年12月21日上午,数10名不法分子围攻、殴打13名县乡工作队员,将他们围困在一间屋子里,并破门冲进屋内,投掷石块殴打工作队员,一些歹徒还搬来柴草,堆放在屋外的四周,企图火烧工作队员。在这危急关部,是霍建很挺身而出,果断鸣枪示警,制止歹徒们的暴行,保护了13名工作队员的安全。但是,谁能想到,不足4个月,同样是为了保护工作队员的安全,霍建很竟惨死在众暴徒的棍棒砍刀之下,长眠于他为维护一方平安而勤奋工作的土地上。

英雄事件经过

1995年3月17日,霍建很与县乡有关部门同志一起组成工作队,到石牙乡朝南村开展综合治理工作。当他们走到村边,正向几位村民了解情况时,突然从村边树林里涌出一伙歹徒,手持尖刀、长矛、棍棒、锄头和石块等凶器,一边谩骂、一边疯狂围攻追打工作队员。工作队员周献光当场被刀砍伤头部和颈部。"住手,我是派出所的,不准打人!"身着警装的霍建很,当即挺身而出,怒斥并喝令众歹徒停止暴行。歹徒们不仅不听制止,反而更加凶狠地殴打工作队员。他们指着霍建很狂喊:"他抓过我们,整死他!"众暴徒蜂涌而上,将霍建很团团围住,棍棒、锄头、扁担交加,泥团、石块乱砸。"住手,再不停手我开枪了!"霍建很头破血流被迫鸣枪示警。枪声示落,歹徒谢开行发疯似地举起锄头朝霍建很劈来,霍建很躲闪不及,被劈中了腿部,白花花的肌肉顿时翻卷了出来,一股鲜血随即喷涌而出,染湿了他的衣襟、裤腿。"叭!"在这危急关头,霍建很被迫开枪自卫。"他敢开枪,搞死他!""打呀,死力打呀!"众歹徒个个象红了眼的野兽,纷纷扑了过来。霍建很高喊同伴:"快跑,快去报警!"同时,左冲右突,把众歹徒引向远离同伴的方向。3名遍体鳞伤的工作队员趁机突出重围,他们得救了!霍建很拖着伤腿,头上淌着血,眼睛肿得只剩下一条缝。一名歹徒绕到他身后,"卟"地一声,重重一锄头,将霍建很左小腿腿骨砸断。一名歹徒趁机一把抓住霍建很持枪的右手企图将枪夺去,霍建很忘记了疼痛,死死抓住枪不放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绝不能让歹徒把枪夺去!"叭"的一声,抢夺中歹徒扭转枪口,朝霍建很开了一枪,子弹击穿霍建很的警裤,擦伤霍建很的下身。"咔嚓!"一声,歹徒使出浑身蛮力,将霍建很右手腕生生折断,把枪扔在了10米开外。"嗖!"地一声,几乎是与此同时,另一名歹徒的砍刀寒光一闪,狠狠地砍在了霍建很的后脑壳上,刀锋没入颅骨,深达脑汁。霍建很,倒下了!令人发指的是,为了发泄仇恨,歹徒们仍未罢手,围着倒在地上的霍建很,继续用刀、棍、锄头、扁担等凶器打乱砍了10多分钟,才怏怏离去……霍建很于1965年6月5日生于来宾县凤凰镇兰村一个壮族农民家庭,1985年7月被录用为公安民警。他16岁便失去母亲,兄弟4人全靠体弱多病的父亲供养送读,家庭生活比较贫困。艰苦的生活环境造就了他吃苦耐劳、勤奋工作的思想品德。在他历时10年的公安保卫生涯中,他先后调换了4个派出所,常年在生活、工作条件艰苦的农村派出所工作,风里来雨里去,战斗在与犯罪分子作斗争的第一线,从不叫声苦,说声累。1989年他结婚以来6年间,夫妻长期异地分居,聚少离多,但他没有半句怨言,更没有要求组织照顾。1994年11月,为了追捕2名盗窃嫌疑人,他撇下远道赶来团聚的妻子,率领民警连夜出击,跋山涉水,终于将盗窃嫌疑人抓获。当他和战友们押着人犯回到家时,妻子的假期已过,夫妻俩一次难得的聚会,竟又失之交臂。1995年霍建很率领民警查处赌博活动,抓住数名赌徒。一名老板找到霍建很,悄悄塞给他厚厚一叠百元大票,说:"小意思,谁也不知。"霍建很当即将钱摔还给老板:"收起你这套把戏。我这身骨头可以称得出斤两,我的灵魂你能得称出斤两?"因此歹徒们才对他如此恨之入骨。当人们怀着崇敬的沉痛的心情,来到英雄的家里慰问英雄的遗属时,再刚强的汉子,也禁不住浇泪:霍建很,在那他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家里,留给妻子和孩子最值钱的东西,竟只有一台9英寸的旧黑电视机和结婚时买的一台单缸旧洗衣机。结婚5、6年,霍建很竟没有陪妻子进过一次饭馆、上过一次舞厅,甚至没有给妻子买过一件时髦衣服。是霍建很找不到钱吗?在乡里,派出所长的权力很大,但是,霍建很从来不用手中的权力,为自己谋过一分私利;恰恰相反,他把自己的全部精力,无私地奉献给了他所热爱的公安保卫事业。 在罪犯的心秤上,可以反向地称出一个警察真正的份量。一群残忍歹徒,之所以对霍建很下了毒手,是因为他一贯鲜明地站在人民的立场上。他牺牲后,人们亲眼所见的他那简陋的家可以为他的清廉作证。"我的这身骨头可以称得出重量,我的灵魂你能称得出斤两?"这是霍建很穷愈弥坚的自白。

文件下载:

关联文件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