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体版| 繁体版
网站支持IPv6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警情通报

17年前犯下命案,终究难逃法网!

2020-07-22 20:45     来源:来宾市公安局
分享 微信
微博 空间 qq
【字体: 打印

“案子破了,我现在跟受害者家人讲话也有底气了!”7月16日,在忻城县公安局副局长樊长英看着桌上的案卷材料,长舒了一口气。17年前,忻城县新圩乡新圩村加信屯路口发生一起命案,时任忻城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的樊长英,受命带领民警前往现场破案,但是由于当时条件限制,案件未能侦破。

17年来,尽管刑侦大队领导换了一任又一任,局领导也换了一任又一任,但是他们始终牵挂这起案子,特别是樊长英等当年参与破案的民警,一直与受害者家人保持联系。今年,命案侦破攻坚年行动启动后,在来宾市公安局的指导下,市县两级公安机关办案人员充分利用公安大数据,终于把两名犯罪嫌疑人抓获了,让被害人在天之灵得以安息。

男子路口被害 现场找不到有价值线索

17年过去了,尽管现场环境发生了极大改变,但是樊长英依然清晰地记得当年案发现场的情况。

“2003年12月16日21时左右,我接到新圩派出所所长石涛打来的电话说,在新圩乡新圩村加信屯路口江岜老路段有一起命案,请求刑侦大队支援。”樊长英对这个地名和时间,记得非常清楚。当时负责刑事技术工作的教导员樊长英暂时主持全队工作,接到报告后,他立即带上侦查民警和技术人员,在时任副局长蓝耀武的带领下,赶往现场。

“这个路口可通往三个地方,一是通往新圩街,二是通往新圩乡隆礼村,三是通往果遂乡同乐村。而且离村子比较远,基本上没什么人员流动。现场非常惨烈,死者大概40岁这样,头部被砍、砸伤,我们在通往同乐村方向的路上发现了有血迹的石块、一把砍刀和三只手套。”樊长英说,现场浓重的血腥味让人难受。

由于案发现场地处偏僻,发案时间又是在晚上,极少有人经过,所以,现场除了以上这些蛛丝马迹,办案人员没有找到更有价值的线索。

谋财还是害命 疑问重重

通过对现场进行勘查和调查,办案民警发现,死者叫蓝某林,新圩乡新圩村人,时年40岁。经过大量的走访获悉:蓝某林案发前在附近村屯收“六合彩”赌单。被害当天,正好是六合彩报单的日子。会不会是谋财导致害命呢?从调查的情况来看,是有这个可能。“我们在调查中发现,当天他收六合彩赌单得了数千现金,但是,被害前已经转移。”樊长英说。同时,他们在现场勘查时亦发现,死者的手机有被翻动过的痕迹,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,没有拿走。

“一般来说,如果是单纯劫财,不会下那么重的手。”樊长英等办案人员陷入了深思,难道凶手是熟人,因为害怕被看到而灭口?但是案发时间是晚上,不一定看得清楚。

针对各种可能,办案人员围绕案发现场周围10公里范围内的村屯和道路沿线、医院诊所等开展了5个月的集中走访调查,走访群众近2000人,仍未找到有价值的线索。

详尽提取现场物证 相信凶手一定会抓到

嫌疑人就这么神秘消失了,案件走进了死胡同,但是专案组坚信,法网恢恢,随着科技的发展,终有真相大白的一天。他们在现场详尽地提取了物证,并分别送到来宾市公安局和自治区公安厅检验和保存。

办案民警开展调查走访。

多年来,刑侦大队和新圩派出所一直没有放弃,他们不间断地开展调查走访。尽管后来樊长英担任了忻城县公安局副局长,刑侦大队的领导和民警也换了一批又一批,但是县公安局始终关注着这起案件,特别是樊长英,17年来,他一直与受害者家人保持联系,期待有新的突破。

“因为一直以来没能破案,我一直觉得很愧疚。跟他们讲话也底气不足。”樊长英一直觉得愧对受害者家人,更加坚定了他要尽快破案的决心。不仅是樊长英,每任局领导、刑侦大队中层干部及民警都非常关注这起案件,继续展开调查。

“这起案件发生时,我还在大学读书。参加工作后,我接过侦破该案的任务,我和同事立即全身心投入案件侦破中。”刚接任忻城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不到一个月的兰益锋说。

公安大数据腾飞 凶手终落网

“云剑·2020”命案积案攻坚行动开始后,自治区公安厅把这起案件列为督办案件。在副市长、公安局长李道军,市公安局副局长吴学雷等领导的组织指挥下,刑侦支队的侦查人员和技术人员多次深入忻城县研究讨论,认为在当前公安大数据支撑下,该已经具备了侦破条件,并成立了由市县两级公安民警组成的专案组。

作为专案组负责人之一、当年案件主办人员之一,樊长英重新查阅了案件卷宗,到现场重新勘查,并重启现场物证检验工作。在公安大数据的支撑下,犯罪嫌疑人渐渐浮出水面。

“经过大数据分析,我们发现,与受害人同村的蓝某贵和蓝某绿有重大作案嫌疑。”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民警刘泉说。经过深入调查,民警发现了两人的活动区域。

“我们发现蓝某贵在来宾城区活动,蓝某绿则在南宁活动。根据调查了解到的情况,我们先后前往来宾和南宁将嫌疑人一举抓获。”兰益锋说。

7月2日,蓝某成在来宾被专案组抓获。7月4日,蓝某绿在南宁被抓获。

“两名嫌疑人被抓获后,我们也吃惊不小。”兰益锋说,蓝某贵是被害人蓝某林的堂叔,蓝某绿是被害人的堂弟。那么,他们为何下此毒手、作案后又是怎样神秘消失的?

据两名嫌疑人供述,案发前,他们两人都在合山市打工。因为之前曾经跟堂哥蓝某林去收六合彩赌单,蓝某绿发现有一次竟收到了1万余元现金。当时的1万元可不是小数目。所以,蓝某绿就动了歪念——抢劫。蓝某绿知道,堂哥蓝某林学过武术,单打独斗决不是他的对手。于是,他找到了堂叔蓝某贵,密谋一起抢劫蓝某林。2003年12月16日,他们在合山市向同屯的蓝某借了一辆摩托车和两把砍刀,驱车前往忻城县新圩乡新圩村加信屯路口作案,就在他们将受害人杀害后准备搜身时,远处有车灯照过来,两人立即骑车逃往合山。

因为条件限制,当年专案组进村走访时,蓝某贵、蓝某绿刚好有了“不在场”的证据,加上两人与死者的亲密关系,侥幸的躲过了警方的侦查。作案后,两人都很害怕,至今两人都不敢结婚,生怕事情有暴露的那一天。尤其是蓝某绿,被抓前,他与女朋友已经谈了六年恋爱,却始终不敢结婚。“终于解脱了。”当蓝某绿被警方抓获时说。

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随着公安大数据一天天强大,一起起疑难案件也将逐渐浮出水面。


文件下载:

关联文件: